亂 生 春 色 誰 為 主。

叔腐第。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霹雳同人。[苍莲]元宵與春宵。

元宵與春宵
[蒼蓮片斷]


天波涼亭內。

“自從搬到天波之後,便覺得時間過得特別慢,終於,一年又過完了……”白衣人抬手執杯至唇邊,悠悠地喝了口茶,悠悠地抬眼望著繁空,悠悠地瞄了眼一邊正在撫琴的紫衣人。

天波涼亭外。

“蓮華,這個時候你就不能說些應景的話嗎?”紫衣人一臉歎息地看向對方。
“應景阿,你要吾應什麼景?你的琴樂?還是那輪看起來不怎麼圓的月亮?”一臉無辜狀。
“…………”
天波涼亭周圍原本的慵懶適硬是被打散得無影無蹤。而這個始作俑者此時卻仍在亭內一派悠地喝茶。蒼惋惜于自己特意營造的氛圍被某人幾句話破壞殆盡,停下了撫琴,起身向亭內走去。
“湯圓該是好了,我們入內嘗嘗吧……”邊說著,邊要去牽一步蓮華的手。
“吾想要在此地嘗,你不是要應景麼?在裏面吃應什麼景去?”瞟了下已然眯起眼的蒼,他頓時有些許不好的預感。
“嗯,那你便在此等著,待吾去端來。”
……怎地答應得這麼爽快……一步蓮華心裏嘀咕了聲,有些不對勁呐。

蒼很快便端了湯圓回轉亭內,在和尚對面入座,道:“嘗嘗味道如何?”
“嗯”

二個下肚之後,抬頭發現原本該在對面的人已悄無聲息地移到自己身旁。待第三個入口,一步蓮華用眼神警告某人不准對他作出任何逾越動作。
“別用這種眼神看著吾,吾只是想問問……味道如何……”最後四個字已貼至耳後吐出,故意壓低聲音,蒼邊說著,手卻已經撫上一步蓮華的腰。
“……”瞪了一眼嘴角上斜的某人,盡力無視那只遊移于腰部的毛手,第四個下肚。
[……點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 [2009.06.19|
  2. 字。
  3. | 0]

霹雳同人。[袭/莲 ]殊途。

異度魔界入口,天空一掃往日明淨,取而代之的雲層層翻滾著沉沉壓向地面。
佛,魔相對而立。
此刻的襲滅天來顯然心情相當愉,向來一見面就相殺的佛魔二者,卻也有那麼一天能這樣平靜地面對面談話。
前方佛者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淡泊甚至帶了點冷漠,而就是這樣的會面,卻使襲滅天來等待了許久。
魔者抬眼向對方望去,一瞬難以察覺的情緒波動,該是有許多想要說的話,告訴這個胸口跳動著的是自己另一半心的人,這個帶給自己痛苦也帶給自己生命更帶給自己情感的人,對襲滅天來而言,一步蓮華是個他想要抹殺卻又不得不承認的存在。
半身分離的宿命,早已註定的滅亡。…既知毫無結果又何必要讓其開始。
穿過晦暗望著那矗立不動的佛者,卻看不見那人的心。
收起心情,魔之尊者習慣性地拉了下帽沿,抬手指向白色人影,緩緩開口道:“吾將優先權讓予汝,一步蓮華。”
“嗯……吾想知道,汝對紫宮世家出手的真正用意。”聖尊者緩慢而不失威嚴地說出了第一個問題。
紫宮世家……麼……魔者的心微微一滯,真正的原因嗎?也許……汝永遠也不會知道。
“萬聖嚴的聖尊者,汝等日夜窩在聖域可曾做過什麼實際的事?”故意丟出的刺耳語句,挑釁地看著佛者,向來最是見不得一步蓮華這副大聖人的清高模樣。
“……”微微抬了抬頭的白衣佛者沒有作聲。
“和尚們每日不絕於口的救苦救世經文偈語,歌頌如來慈悲為懷的功,而真正付之於行動的又有幾人?”一群滿口仁義道的偽君子。襲滅天來從未覺得自己身為世人口中的魔類有什麼不妥,至少魔界鮮少有所謂偽君子假道,魔,實際而又自我,魔,從不掩飾欲望,比之所謂正道那些阿諛奉承人前一套背後一套的假正人君子有何不及。
襲滅天來很想知道,讓一步蓮華如此執著的佛,讓整個聖域高聲吟唱著普度眾生的濟世佛,而當這個虔誠篤信的傻佛者真正遇到劫難之時,那被歌頌的慈悲去了何處?以至於紫宮家老太君尋上萬聖嚴意欲興師問罪的當口,最終走出來面對禍端的仍舊是一步蓮華,毅然以重傷未愈的軀體受下太君滿是殺意與仇恨的掌力……行至今日,汝難道仍是堅持這條朝佛之路嗎?吾這惡體,作為魔者的半身正為如此的傻佛者落淚呢……為追求至高佛法,為消滅吾之存在,為堅定心中佛念,汝的義無反顧教人自歎弗如……
一段時間的靜寂,魔佛二者各懷心事。
[……點我]
  1. [2009.06.19|
  2. 字。
  3. | 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