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 生 春 色 誰 為 主。

叔腐第。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 [--.--.--|
  2. スポンサー広告

【BL ┇┇ ◎ 『 吴 钩 』━━━━━━━━━━━━━━━ 温 · 玉 ◎ ┇┇ 小说】

-
-
-
-
-
-
-
-
-
-
『 吴 钩 』



——————◎ 沈 纯






温 · 玉














︿︿︿︿︿︿︿︿︿︿︿︿︿︿︿︿︿︿︿︿︿︿︿︿





———◎ 角 色 ◎———





温 惜 花 ◎ 月 旦


沈 白 聿 ◎ asika




———◎ 人 员 ◎———





摄 影 及 后 期 ◎ 龙


协 助 拍 摄 ◎ 小 黄 // 番 梨 // 鱼 君


文 案 ◎ 龙 // asika





———◎ 导 航 ◎———





— 楼 正 片


二 楼 花 絮






———◎ 卷 首 语 ◎———







沈白聿

聿者:“聿,所以书也。楚谓之聿,吴谓之不律,燕谓之弗。”

沈白聿是公子,名剑山庄庄主,“吴钩”剑的主人。

他话少,朋友少,不爱醇酒也不喜欢美人,每年只在江湖上露面几次。他虽冷,不关心世事,身边却有个温惜花……




——————




洛阳温侯

惜花公子

人称天下第一,所持方天银戟,兵器谱排名第三。

他爱笑,话多,朋友多,情人也多,爱美酒更喜爱美人。他的心是活的,不安分的,骄傲不羁的温惜花未曾在乎世间种种,独独除却一个沈白聿……




——————






———◎ 正 片 ◎———


























































︿︿︿︿︿︿︿︿︿︿︿︿︿︿︿︿︿︿︿︿︿︿︿︿














他掩卷叹道:“阁下既然来了,府上的东西就请随便拿。我一介书生,这里无酒无肉,亦无色无财,恕不招待了。


外面的人也真的就大大方方的推门进来,微笑道:“招待老朋友一杯清茶也不肯吗?我不知道什么时候,问剑山庄的沈公子居然变得这么小气了?”













青年抬眼,看见这人以后,重重的皱起了眉,半晌才摇头苦笑道:“我只希望自己……”


“……从来没见过温惜花这个人,”温惜花笑着接口,柔声道:“小白,我早已说过,你现在才这样说,已经太迟了。”











温惜花咳嗽一下,道:“咳,小白,我们不要去住客栈好不好?”


沈白聿眼中带笑,表情却八风不动,道:“不住客栈,难道睡大街。”


温惜花又咳了两下,才道:“……咳,我有个提议,若是不喜欢也不许生气。”


沈白聿淡淡地道:“你不说怎知我会不会喜欢?”













只听温惜花蓦地笑道:“烟花之地见怪不惊,不但作什么也没人管,就算偶尔大声了点儿……唔!”


一把捂住温惜花那张百无禁忌的嘴,这人不怕丢脸也不顾别人,大街上居然也什么都敢说。













手心忽然被轻轻一咬,沈白聿立刻脸色绯红,松手转身就走。


后面温惜花紧跟在旁,笑道:“莫要气了,明知你越脸红我越开心,何必当真称了我的小人之意?唉,走慢些,小心撞到人……”



























几样下酒菜虽然都是寻常之物,但一碟卤花生却做得又香又絮,两人都很是喜欢,说笑间不知不觉只剩下浅浅的一个底儿。花生本来难挟,温惜花又好玩贪多,一筷子下去挟起五六粒,还不到嘴里已经掉得只剩两粒了。













沈白聿看他,只得摇头道:“温公子,斯文,斯文。又没人跟你抢。




















温惜花听得玩心大起,反而以筷为指,使出成名绝技灵犀指就去偷沈白聿筷子中正夹的那粒花生。沈白聿立刻变势,手腕轻抖,改夹为挑,从筷间将花生微微抛起,再立刻抽出被阻截的筷子,化尾为尖,准备去夹落下的花生。




















两人消停了片刻,抬眼相望,霎时间同时涌起从未有过的平安喜乐,此身何处,前事如何,竟已不再记得。
















温惜花手里拿着一个纯白丝绢的长形包裹,一步一步,走得很慢。抬头瞥见沈白聿站在门前。


温惜花盯着他,一字一句的道:“那么,你又是什么人?”


就在这样的时候,沈白聿淡淡的笑了,道:“我是问剑山庄的沈白聿,也是青衣楼的主人。”













温惜花忽然一笑,柔声道:“小白,你知不知道,你本该继续骗我下去。若你说不是,我一定会相信。”


沈白聿漆的眼睛看着他,轻轻的道:“你又知不知道,你早该这样问我。若你问我,我绝不会撒谎。”













温惜花把它持在手中,轻轻一挥,就有一股有如烈焰般的劲气透出来,他道:“这就是洛阳温候的方天银戟,温家子弟,只有一人可以使用它,每次使用,都必须是在公平决斗之中。——你曾说过想看一看它。”













沈白聿却慢慢的转过了身,背对着他,看着窗外的雨,许久之后,才悠悠的道:“你可以动手了。”


最后看了一眼窗外,沈白聿闭上了眼睛,心里突然闪过个念头,不知道这雨什么时候会停。


就在这时,背后杀气大盛,一阵灼热的锋芒朝着他的后心破空而来













︿︿︿︿︿︿︿︿︿︿︿︿︿︿︿︿︿︿︿︿︿︿︿︿













愣了好久,温惜花才不敢置信地伸手去抚摸沈白聿的脸颊。他本是雄辩滔滔之人,如今乍惊乍喜,竟自哽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温惜花猛然扣紧了沈白聿的手指,良久,微笑道:“谢谢。”说完,珍而重之地将沈白聿搂进怀里,心中一片宁静。













“小白,昨晚我握了你的手,数你脉息,到方才醒来,共计三万四千九百一十七。”


沈白聿先有些不明白,后来却渐渐的懂了。他沉吟片刻,淡然笑道:“你竟没有说错,我们真的有很多很多的时间。”














︿︿︿︿︿︿︿︿︿︿︿︿︿︿︿︿︿︿︿︿︿︿︿︿







———◎ 完 ◎———
  1. [2009.01.09|
  2. cos。
  3. | 0]
<<吴钩山寨花絮。 | ホーム | 吴钩预告。>>

コメント

主人只讀。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